測試廣告1蘇月沉給路明非和蘇曉檣準備得很充分,他不僅準備了銅錢銀子金子布帛等貨幣,裝好了調味品零食飲料,給他們帶上了四季的衣服,兩輛摺疊自行車,太陽能燈,帳篷,發電機,冰櫃以及其中的水果,下載了許多電影和動漫的電腦……等等現代生活日常用品。大筆趣 www.dabiqu.com他甚至考慮到了蘇曉檣的生理期。

    幸虧儲物魂導器夠大,不然這些東西有一大半需要捨棄。

    他們的這次穿越,仿佛就是一次古風景區旅遊,幾乎不會影響到日常生活。

    蘇月沉這邊,停留在23歲的路明非雖然做好了去新世界的準備,但他並沒有抱太大的期待。

    雖然世界上存在滅世的龍族已經很不科學了,但穿越世界怎麼聽都不真實。

    可當他忽然一陣眩暈之後,再睜開眼,便不再身處那個永恆黑暗的虛空。

    他捂住了眼睛,很久都沒有適應突然的光明。

    日光燈照在身上,有一絲微不足道的熱意。享受着陽光的人幾乎不會感受到這熱意,但路明非不同,他在冰冷死寂的虛空裡待了太久,以至於他甚至感覺這熱度似乎燙傷了皮膚。

    「哇哦,這就是世界毀滅了之後的路明非嗎?」蘇嬌嬌忍不住跑出來好奇地對路明非上下打量,「他這種氣質真的好特別啊!」

    蘇嬌嬌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憂鬱又悲傷,卻又平淡而從容。

    即使他狼狽地捂着臉,卻讓人有種想扒開他的手,窺見他臉上那平靜的表情,以及……死寂的眼神。

    蘇嬌嬌被路明非空洞的眼神嚇到了,一下子跳到蘇月沉身後躲了起來。

    感覺自己在面對一具行屍走肉。

    蘇嬌嬌忍不住抖了抖。

    「你就這點膽子?」蘇月沉失笑。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明非。」

    路明非眼睛終於適應之後,便看到笑容溫柔的蘇月沉眼神慈祥地看着他。

    「這麼久以來,辛苦了。」

    路明非愣了愣,感覺眼睛受到突然的光線刺激,流出了生理性眼淚。

    蘇嬌嬌愣了愣。

    怎麼哭了啊!

    蘇嬌嬌手忙腳亂地跑到茶几旁邊抽出幾張紙又跑回去給路明非擦了擦臉。

    「別哭啦崽崽~」蘇嬌嬌踮着腳為路明非擦眼淚,動作非常輕柔,看着他的眼神也不再驚慌,反而充滿了心疼。

    蘇月沉無語。

    蘇嬌嬌這丫頭竟然真的當着路明非的面叫他崽崽?

    可真是表里如一!

    「蘇月沉,你不是叫了餐嗎?怎麼還沒到啊?」蘇嬌嬌拉着滿臉懵逼的路明非在沙發上坐下,扭頭就責怪起酒店來了,「崽崽一個人待了那麼久,沒有吃沒有喝,現在肯定想吃點東西。這酒店的服務速度怎麼這麼慢啊!」

    「你是……老闆娘?」路明非是認識蘇恩曦的,在日本的高天原牛郎店,他見過這位清純又威嚴的老闆娘。

    「什麼老闆娘啊!」蘇嬌嬌哼了一聲,「我現在可還沒有買下高天原呢!」

    路明非無措地看着蘇月沉。

    「簡單來說,她也知道了世界未來的走向。」蘇月沉隨手用一根樹枝把自己的頭髮盤起來,他靠在牆壁上,微笑道,「這個世界很安全。」

    路明非慢慢眨了眨眼。

    「你看起來好像神仙啊!」

    蘇月沉愣了愣。

    怎麼這些人都不把他當人看啊!

    

何不惜其他小說:龍族之我從斗羅來  斗羅之至尊白虎  
類似:
大家在看

軍王獵妻之魔眼小神醫

相思如風

不科學御獸

輕泉流響

重生八零錦繡盛婚

幽非芽

雲初初墨連城

佚名

掌歡

冬天的柳葉

恃寵

臣年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106s 1.982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