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閻摩羅正在悲痛之中,忽聽有人說出一番風涼話來,不禁大怒,轉身喝道「是哪個混賬東西在胡言亂語?!」

    循聲望去,但見有個面容陌生的白衣男子緩步上前,微微一拱手,笑道「敝姓陳,草字義山,方才正是在下妄言,驚擾了尊駕神聽,還請見諒。道友閣  www.daoyouge.com」

    閻摩羅一眼便看出陳義山是個血肉之軀凝實,三魂之力充沛的活人,頓時大為驚詫,叱問道「這是從哪裡蹦出來了個活人?!」

    接引使者嚇得不輕,連忙伏拜在地,叩頭道「神主大人息怒,是,是小神引他入城的。」

    閻摩羅罵道「你好大的膽子!死鬼不出,生人勿進,你敢壞我的規矩!?」

    接引使者快要嚇癱了,結結巴巴道「小,小神——」

    溝梨連忙從陳義山的背後轉出來,喊道「二哥,你的脾氣還是這麼大!也不問問清楚,就胡亂發作人家!你是不認得我了嗎?」

    「你——」

    閻摩羅轉瞬看向溝梨,愣愣的打量有時,忽然間認了出來,不禁驚喜交加,失聲說道「你莫不是,我的二妹溝梨?!」

    溝梨笑道「不是我,還能是誰?」

    閻摩羅「啊」的一聲,急趨步上前,伸手在溝梨的肩頭上重重一拍,喜笑顏開,連聲說道「好好好,還熱乎着,不是幽魂!倒嚇了二哥一跳,還以為你也招了魯陀羅尼的厭惡,被罰沒了肉身,發配到我這地獄裡,不許再見天日了呢。你這是,戴了母親的大地之心麼?」

    陳義山聽見這話,暗暗點頭,心道「父子之間果然極其不和,不然哪有兒子直呼老子名諱的?」

    只聽溝梨說道「還是二哥有見識,小妹還沒有死呢。這次是特意戴着母親的大地之心,陪同師父一起,下來看你。」

    「師父?」

    閻摩羅一怔,隨即瞥向陳義山,狐疑道「此人是你的師父?」

    溝梨點了點頭,道「正是。」

    閻摩羅「哼」了一聲,臉上的笑意在剎那間便蕩然無存,嘴裡漠然說道「阿梨,你不是在阿逾陀城做神祇麼?有持斧羅摩陪你在靜修林里修煉還嫌不夠,怎麼又弄了個莫名其妙的師父?是魯陀羅尼派去監視你的吧?」

    溝梨笑道「二哥這話倒是說錯了,我這師父不是咱們身毒國的人,更不是父親的部下,而是來自中土的大仙家!數年前,我和羅摩修行有所悟,夢中見未來之師,果然,如今就有師父乘東風而來!二哥不知道,師父的本事大着呢,雖然是仙家,卻也會許多神通,更兼心地善良,與二哥一樣的嫉惡如仇,是個大大的好人!二哥何必一直板着臉呢?」

    陳義山連忙說道「阿梨這是抬舉我了,實是陳某久仰閻摩羅神兄的威名,更敬佩神兄的性情。此生若是不能相識相交,終是大憾事!」

    閻摩羅卻壓根就不理會陳義山的恭維,更不搭話,甚至連看都不看陳義山。

    陳義山心裡打了個「突突」,暗忖道「這個綠頭貨,吃硬不吃軟啊。我如此誇他,他竟不理睬我,看來須得用激將!」

    那閻摩羅一雙眼睛只看溝梨,很不以為然的說道「你這孩子從小就古怪,做事極不着調,身為女子,卻偷闖男子寢居,以至於被狗所傷……如今又弄出個什麼夢中所見的未來師父,簡直是聞所未聞,咄咄怪事!阿梨,不是二哥挑撥離間,更不是我危言聳聽,魯陀羅尼的猜疑心極重,本來就防備着你和羅摩,又十分的厭惡世間其他道統,更排擠外來的一切勢力!如果讓他知道你認了個中土來的大仙為師,嘿嘿~~只怕你和羅摩的神位難

御風樓主人其他小說:陳義山葉南星  六相全功  麻衣道祖  
類似:
大家在看

教官從我是特種兵開始

蒂九

特種龍王

千斤公子

葉辰蕭初然

葉辰蕭初然

終極全才

浪漫煙灰

重生之女將星

千山茶客

不科學御獸

輕泉流響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109s 1.985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