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    一片漆黑的山洞裡,只有兩人一深一淺的呼吸,甚至連兩人的「怦怦」的心跳聲都能聽到。讀爸爸 m.dubaba.cc

    好像從前,在太行山道的野店裡,月夕趴在他胸口聽到的;又好似在雲夢村,他抱着月夕時聽到的;也像是在霍太山谷里,他吻着她時聽到的。

    更像是在長平谷底的密林里,兩人糾纏在一起時,他的手他的唇在她的胸口觸碰到的。

    趙括用盡了辦法,也無法叫自己的心跳得慢一些,更無法叫自己不去想那些從前。他聽到那對面淺淺的呼吸,黑暗之中,似有什麼東西在慫恿着他,他竟身不由己,朝着那呼吸聲,悄悄地靠了過去。

    靠近一點,便能聽得清楚一點,究竟呼吸淺的是她,還是深的是她?

    他不知不覺,越靠越近,似乎手臂碰到了什麼東西,忽覺手中一冰,一隻冰涼的手已經掉入他的手中。趙括心中一慌,一轉頭,哪知月夕的臉就在眼前,他的嘴唇正好在她左頰上碰了一下。

    她在他面前,手在他手裡,她垂着頭,一聲不吭。她鼻尖翹起,鼻翼微微張動,一呼一吸間,叫他心如狂潮,再也克制不住,只想要抱住月夕,將一切都告訴她,再也不要同她分離。

    前方洞口火光一閃,阿璃嬌俏的聲音嚷着:「大哥,大哥,我來啦。」

    趙括頓時放開了手,見外面有火光照入。微弱的光線中,月夕退到了石壁旁。她眼裡一點失望,幾分譏諷,冷冷地一閃而過。

    她的全身瞬間便冷卻了下來。又似灰燼一般。

    他頓時後悔不已。連花五都曾叫他莫要惹月夕傷心,只要月夕親近胡衍,忘了他,胡衍會待她若至寶,她以後便再也不會嘗到傷心的滋味。

    他怎麼能一時糊塗,將前功盡棄……

    「阿璃妹子,果然好本事。外面這麼多人搜查。你都躲得過來。」這是胡衍的聲音。

    「那是自然,我別的本事沒有,躲躲藏藏的本事最好。」阿璃得意道。

    只見胡衍手裡亮着火折。另有一件大紅的斗篷裹着一個人進來,她一把抱住了趙括,笑道,「大哥。你救她出來了麼?太好了。那我們幾時啟程回齊國?」

    「明後日罷,一切妥當了,我便帶你走。」趙括柔聲道。

    他果真要同這個俏丫頭走了麼?

    他真的不會再帶上她去代郡去雁門了麼?

    月夕怔怔地瞧着地上,她接二連三地受了打擊,接二連三地吐了血,身心皆遭重創,原本就虛弱的身體,強撐到此刻已經是強弩之末。

    西風一陣陣從洞口中吹了進來。她衣衫單薄,漸漸抵受不住。不禁微微顫抖。瞥眼間看到阿璃身材纖小,趙括卻甚高大,兩人依偎在一起,煞是般配。

    月夕突然心口一痛,又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她眼一閉一張,便看着胡衍一張焦急的臉在面前晃動,阿璃笑盈盈的臉龐若隱若現,而趙括卻在後面,如何也看不清捕捉不着。

    莫非如今她真的只有胡衍了麼?

    月夕抓住了胡衍的手,如同茫茫大海中抓住了一根稻草,強笑道:「我沒事。」便又暈了過去。?

    ※※※※※

    待得月夕再醒來時,四人已經出了秦國,進入了太行山魏國境那一段。從魏國再回邯鄲,是一條方便快捷且較安全的路,當初平原君亦是由此路逃回邯鄲。鄭敢雖說叫他們莫要回邯鄲,可畢竟眼下只有這一條路。

    她在胡衍的懷裡,趙括將烏雲踏雪讓給了胡衍。而阿璃與趙括,各騎一馬。只要

類似:
大家在看

黃金漁場

全金屬彈殼

殭屍保鏢

千里雲

絕品邪少

隕落星辰

都市皇途

水長歌

夜的命名術

會說話的肘子

超時空垃圾站

小城古道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161s 1.982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