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如果現在從天空的角度俯視草原並且繪製地圖的話,「三胡部」各自的疆土可謂是犬牙交錯葉影參差。筆言閣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就拿雲胡來舉例好了,巫勒部的疆域就如天上的雲團一般,在南接壤盛國東北方的水寒關和鐵寒關,邊界還勾連着大盛唯一獨立的「諸侯國」言國,西方毗鄰地域狹長的厄勒蘇部,在北又被高勒部如一個碗一般扣在頭上,而幾方部族的交界處則是零零散散地存在着十數支小部族的勢力,尤其是巫勒部以東的地界——西邊大部落打大仗,東邊小部落也在打着小仗,而由於存在多個不同部落的原因,局部上甚至比三胡部爭霸還要激烈。

    然而,這也只是大致的框架,巫勒的其中一支大部隊目前正卡在另外兩家交界的腹地進退維谷,而厄勒蘇也不斷地在他們的東戰線對巫勒西部進行侵擾,高勒部更是有兩股先鋒兵馬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繞到了巫勒的東線,不知意欲何為。

    好一個亂字了得。

    金帳之內,蘇赫與三個兒子正分列在沙盤的一側,從東指到西,從南指到北。

    蘇赫的雙拳枕在大腿上,正襟危坐,目光炯炯:「一人向東,一人向西,一人向北,這樣還算公平吧?」

    三兄弟彼此都對視了幾眼,最後還是老二開口了:「我認為不妥。」

    蘇赫看了一眼自己的二兒子,和大兒子德勒黑這樣的「勇戰派」猛將來說不同,沓來是一位富有戰略眼光的「謀戰派」,所以他的意見很有可能會起到決定性的作用:「說下去。」

    沓來在得到父親的肯許之後便將手指探到了沙盤上,他所描過的正是巫勒與厄勒蘇的邊界線:「誠然,我巫勒部如今兵強馬壯,麾下勇士個個以一當十,但要說一口氣掃平厄勒蘇與高勒兩部,機會仍然渺茫,兩線同時進行大規模的作戰也終究差了點兒意思,更別提兵出三路了——我的想法是,兩軍合一西討厄勒蘇部,再派一支大軍鎮守北方,對高勒部的動向嚴加看管,進行小規模的游擊騷擾,至於東邊——等我們討滅收攏了厄勒蘇,自然會歸附於我們。」

    在簡述完自己的想法之後,沓來環視眾人,尋求着肯定的意見。

    「二哥……」阿祀爾站起身來:「我並非否決你的提案,只是有一點還不明白,為什麼你會選擇進攻厄勒蘇部,而對高勒部採取守勢呢?難道是因為相比起來,厄勒蘇部更加羸弱的原因麼?」

    沓來又看了一眼父親和大哥,見他們也有些猶疑,便解釋道:「不,恰恰相反,之所以我這樣制定戰略,是因為厄勒蘇部對我們的進攻欲望遠比高勒部要強烈得多——受制於地勢地貌的限制,大半疆土位於沙漠中的厄勒蘇部的資源是三大部落中最為匱乏的,而為了儘可能地存活下去,他們一定要不斷地進攻、掠奪和擴張,而比起倚仗河流水脈、易守難攻的高勒部來說,一馬平川的巫勒草原顯然是更好的目標。」沓來侃侃而談,「而與之相比,高勒部的擴張欲望要低的多,因為他們完全可以依靠河流與草原慢慢發展。我們三大部落鼎足而立彼此對峙也有幾十年的歷史了,高勒在近十年幾乎沒有對任何一方進行過大規模的進攻,他們打的算盤還不夠明顯麼?無非就是把厄勒蘇當成攻伐我們巫勒的棋子,自己坐收漁翁之利罷了。」

    「雖然厄勒蘇與高勒有『盟誓』的默契存在,但我們要考慮到一點——如果我們進攻厄勒蘇,高勒幾乎不會有所反應,頂多就是還像原來那樣游而不擊,這樣我們只需要在正面戰場上和厄勒蘇一決高下;但如果我們進攻高勒,不但會遭遇頑強的抵抗,厄勒蘇也會對我們展開猛烈的突擊……得不償失啊。」

類似:
大家在看

雷武

中下馬篤

劍來

烽火戲諸侯

修羅武神

善良的蜜蜂

一劍獨尊

青鸞峰上

天價萌妻

我是木木

龍紋戰神

蘇月夕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107s 1.986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