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    來時,澹梁國中如沐春風,去時,仍舊四季如春。文師閣 www.wenshige.com

    即便已至仲夏時節,陽暉燦艷,可澹梁的風依舊是溫和的,日也依舊是和煦的,未曾烈日炎炎,風吹日曬。

    直至離開澹梁國境,剛至雲琅青雲關,便感覺氣候稍有變化,當抵達雲陽縣內,感覺更甚,陽暉已烈。

    雖因雲陽縣地處青雲河邊,因河而生的縣城,氣候亦宜人,但懸至高空的烈陽,它的溫度不會有改變。

    多日趕路,所帶乾糧已少,馬匹也需補給,至雲陽縣後,蘇嬈和雲霽便決定休憩一宿,明日一早再走。

    琅京內的局勢,有蘇老將軍和蘇三與蘇四在,雲穆靖也已加急趕回去,他們便不做理會,總歸雲穆靖以後要坐穩朝堂,事事不能讓雲霽為她兜着底,她自己也該一震龍威。

    既然她選擇這條路,爬也得爬下去。

    心間諸事已是徹底解決,難得再有如此時光,蘇嬈和雲霽便悠閒逛着一日雲陽縣,難得這麼悠閒自得。

    青雲河上游的那場殺戮,也已經在百姓的心中淡忘,買賣吆喝之聲,聲聲不歇,青雲河上也再有漁民打撈,河岸邊上儘是買賣海鮮的商販。

    蘇嬈拉着雲霽租了一隻船,也學了一回釣魚翁者,釣來幾條肥美魚兒,讓所住客棧大廚做了場全魚宴。

    烤蒸煮炸,每樣不落。

    回了雲琅國中,氣候多變,也就時常有雨。

    今日間還晴空萬里,到了晚間就下起了雨,不過非澹梁那等滂沱大雨,而是場中雨,說大不大,說小又不小,就那麼下着,打在房梁屋檐之上,也就發出不大不小的雨聲。

    蘇嬈和雲霽依舊同榻而眠,再未曾有分榻而睡,就要一間屋一張床,腦袋枕在雲霽臂彎里,安心睡着。

    蘇嬈睡的很安心,這些日來她心間的那股股壓抑也已消沒,敞開心扉,和雲霽這麼平平淡淡在一起的每一天,她都很是滿足,知足常樂。

    可她不知的是,就是這些日來的每一個晚間,在她熟睡後,身旁之人就會睜開那雙細長的鳳眸,定定凝望着她,眸底的神色,難以道明。

    今夜,亦是如此。

    安靜的凝望,不捨得將目光偏移一霎,白皙的玉指拂過去蘇嬈臉頰一縷髮絲,很輕很淺,怕會吵醒蘇嬈。

    這麼注目很久,久得感覺眼角酸澀,才會輕微一聲嗟嘆,失落的感覺。

    「嬈嬈,我願為你,做你想要之人,既你喜雲霽那樣之人,我便做那樣之人,可我不會變作他,我怕他。」

    時過多日,他已清楚的感覺到他內心裡存在的雲霽,這個一直桎梏着他,讓他打心底其實很害怕的雲穆皓,原來他竟一直在他心中住着,難怪以前他怎麼也見不着,哪怕是爭吵,也只是見着一道模糊虛影。

    現在相見,就連嬈嬈都想要他成為他,變作他,可他做不到,他願意偽裝成嬈嬈想要之人,成為嬈嬈喜歡之人,但他也只做嬈嬈的阿宵。

    雲穆皓,他妄想可以影響改變他,他也不會和他分享着嬈嬈,絕不會的,他不會再沉睡,他絕不會把嬈嬈讓給他的,他才是嬈嬈的阿宵。

    眸底暗藏的這股黑暗,一瞬的出現,在懷中人兒無意識的輕唔一聲下,又頃刻化無,毫無半分黑暗的影子。

    早已變了,承壓心中經年的仇恨化散,母后日日在耳畔不甘更痛恨的遺願也消散殆盡,在蘇嬈日日陪伴下,嗜血殺戮的寒漠塵早已改變。

    翌日,風雨未停,他們便多逗留着一日,於再一日,啟程繼續趕

落雪悠蓮其他小說:嬌妃記:帝王囚愛  雪顏謎傳  
類似:特工重生:第一王妃 一念成災,首席的心尖摯愛! 誅星記 遊戲之道 魔?行 
大家在看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一起成功

娛樂帝國系統

寶哥

超級軍工科學家

夢語天機

神級插班生

如墨似血

最佳贅婿

陪你倒數

史上最強二道販子

孓無我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095s 1.979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