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    華夏四年,8月8日,成都。文師閣 www.wenshige.com

    成都,歷史名城,天府之國。

    數十年前蒙古侵宋之時,四川盆地成了雙方反覆拉鋸的戰爭前線,成都及周邊人口一度銳減。後來蒙哥身死,南北雙方簽訂清河之盟止兵對壘,蜀地又獲得了喘息之機,緩慢恢復過來。

    華夏元年,夏軍攻入關中,元國朝廷倉惶逃亡蜀中,然後便在成都設立行在,將它變成了殘餘疆土新的中樞。至今,已經三年了。

    現在的成都城與宋時舊城基本無異,只是簡單修繕了一下,城周二十二里,四門皆有瓮城。城池面積着實不小,而城中居民卻相對不多,即便三年前湧入不少朝廷官員和兵將,至今仍然不顯擁擠。城中空地上遍植芙蓉,現在正是花開之時,紅白錦簇,香氣四溢,而且天氣也涼爽舒適,若是在花叢邊擺張竹椅一躺,再招人來采采耳朵,那可真實巴適得很。

    可惜,如今風雨飄搖,顯然不是閒適的時候了。

    左丞相安童乘着一頂小轎,在城北皇城中七拐八拐,來到了中書省禮部所在的一處院落之中。

    安童如今也才三十多歲,但日夜操勞,已經是一副心力交瘁的樣子,頭髮都白了幾撮。他下了轎子,抬頭看向上方的牌匾,露出了明顯的嫌惡的表情:「好呀,如今一個個牌面都大了,都得我這個丞相親自來催了!」

    說完,他就大袖一揮,踏入院內。

    幾個月來,成都朝廷的氣氛便如同這成都的天氣一般,一直陰沉沉的,不見陽光。先是忽必烈駕崩,後來陳嵬翻了臉,好不容易扶着脫歡登基帶來點喜氣,夏軍又打過來了。

    前不久,劍門關失守的消息傳來,朝堂上下無不震動,安童在積極籌措成都防務的同時,也不得不做第二手準備,考慮迫不得已再次撤離的情形。這需要各部各大臣同心協力,可是今天安童心急火燎地安排事務,該配合的各部門卻磨磨蹭蹭的,讓他心頭火起。氣急之下,他也不乾等,而是親自下場去催辦了,第一個來的,就是這禮部。

    禮部本是個閒散部門,但現在畢竟有個皇帝在上面,萬一要出城逃命,該起個什麼名頭、打什麼儀仗,都得提前拾掇明白了,正是他們分內之事。任務昨天傳下去,今天不說拿出完整計劃了,總得報個意向上去吧?可是中午過了到了下午,禮部卻杳無音信,安童便只能自己來看了。

    一進門,他便眉頭大皺:「怎麼這麼冷清?」

    現在可是大白天上直的時候,不說忙裡忙外總得有些人氣吧,可怎麼禮部院裡一股門可羅雀的感覺?

    插一句,【 \咪\咪\\app \\ 】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他在院中站了一會兒,仔細對周圍靜聽,才聽見一點細碎的聲音。於是他邁開步子,向前進入門廳之中,又向右拐入了內室——這裡是禮部官吏日常辦公的地方,本應坐滿了人,現在卻只有五人在裡面,其中四人在一張方桌旁圍坐搓着麻將,另一人在旁站着口吐飛沫指點着。

    見安童進門,他們齊刷刷轉頭過來,見是一品大員,嚇得一齊站了起來,差點把牌山給碰倒了。

    安童見他們這樣子,氣惱無比,怒罵道:「怎麼回事,拿禮部當賭場了?你,你們,你們周尚書呢?喚他出來見我!」

    五人面面相覷,許久後才有一名灰袍吏員遲疑道:「周,周尚書今日便沒上直。」

    「什麼?」安童心口一滯,又問道:「那,趙侍郎和石侍郎呢?」

    「趙侍郎也沒來過,

類似:元創大陸 獨家婚姻 豪門隱婚之葉少難防 鳳鳴九天:重生妖皇再起 冷帝嗜愛狂傲魔妻 
大家在看

斗羅之時空卡牌師

亂舞的星空

抗戰之開局一張十字弩

星流雨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贏無欲

特種兵之基因複製

黑魚

從鳴人開始的次元聊天群

糖逗不甜

斗羅之逢魔降臨

十方江山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311s 1.937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