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

    域名一鍵直達

    「周滄,你的意思是說,那個毛氈斗篷人站在井口往下望的時候,井底剛好有束光照射上來,所以斗篷人的面部結構你才看清楚了。筆硯閣  m.biyange.com」陳默問道。

    「是的,當時的情形,就是這樣的。」我說着,又回憶了遍當時的情形,覺得這個描述,是更加接近我那時候看到的情形的。

    「可是,周滄,當時你的臉是潮上的,所以沒有被井底的那束光照射到很正常,但是我的臉是朝下的,如果有光從井底里照射上來的話,也肯定會打在我的臉上的,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說,從進入鎖龍井到現在,我是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光線的。」陳默說道。

    這樣來,就有個問題出現了,如果說光束是不存在的話,那麼會不會連毛氈斗篷人都是我自己的幻象呢

    但是,剛剛的那切都那麼的真實,怎麼可能是幻象呢

    說

    我驟然間就有點懵了。

    「周滄,既然這個毛氈斗篷人已經消失了,對我們也沒有造成什麼樣的嚴重影響,我覺得,就不要再糾結了,先往下走,然後再做打算吧。」陳默說道。

    「也只能這樣了。」

    我說着,便又雙手抓住了鐵索,然後開始往下走。

    畢竟,不能因為個不知道是真實發生的還是我的幻覺的景象,而耽擱了太長的時間。

    十2點之前,陳默必須回到他的無為居。

    我直是記得的。

    邊往下走,我看着4周,就越發覺得奇怪。

    這水井是處在個露天的環境之中的,般來說,這井壁上面,應該是有苔蘚之類的蘚類植物的存在的,而且應該是越接近進水的地方,越潮濕,這蘚類植物就越茂盛。

    但是,這鎖龍井確實相反的。

    剛剛在井口處,我還能依稀地見到兩簇的苔蘚,但是越往下,這井壁就越乾淨。

    在模糊的光線之中,我恍惚間還能見到井壁上面似乎有圖案的樣子。

    可是,這次我卻不敢隨便亂說,因為我畢竟有「前科」在那裡,所以下子也分辨不清楚這井壁上的壁畫,是真的存在的,還是我自己的幻覺。

    「周滄,你先聽下。」陳默突然間說道。

    我頓時就停了下來。

    「周滄,你看看,這井壁上面,是不是隱隱地有些圖案。」陳默說道。

    聽到陳默這麼說,我的心裡頭即刻就鬆了口氣,不是自己的幻覺。

    這個時候,我突然覺得頭頂上面有束亮光照射了過來。

    我猛地就抬頭看,以為那個毛氈斗篷人又出現了。

    哪知道原來是陳默手中的熒光棒。

    看來我這熒光棒還真的是拿對了呢。

    有熒光棒光亮的加持,這井壁上面的圖案下子就清晰了許多。

    原本我是以為這些圖案應該是壁畫之類的東西吧,很可能就是當初挖井的時候,因為外祖父講究,所以就挑選了有圖案的磚頭去砌井壁。

    但是,讓我意外的是,這井壁上面,全部都是簡單的線形圖案,而且不像是井磚自帶的圖案,而更加像是井壁已經砌好了之後,有人再用尖銳的東西劃上去那般。

    而且上面的圖案,好像畫的是山川大河。

    但是,是不是祖國的山川大河,就暫時還沒有看出來。

    「周滄,你有沒有覺得這上面用寥寥數筆刻畫出來的,似乎是喜馬拉雅山脈的樣子。」

類似:
大家在看

墨總的硬核小嬌妻

檸檬狐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一起成功

執掌風雲

筆龍膽

泡妞低手

青狐妖

透視邪醫混花都

徐幻

正青春

陪你倒數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089s 1.981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