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如果張獻忠人多的話,那麼此刻,他肯定早已經完全掌握了安邑,而不是到了現在,竟還有幾家還在苦苦支撐。一筆閣 www.yibige.com不僅如此屬下敢斷定張獻忠不會在安邑停留多長時間,並且最關鍵的是,張獻忠內心肯定是充滿恐懼的。」

    「充滿恐懼?」劉知足面露遲疑之色,接着問道「說說理由?」

    「理由就是想那華應峰說的,張獻忠趁夜強攻那些據宅而守的大戶們,而不是等到明天,天亮之後。這就說明了張獻忠甚至連一晚上他都等不起。其中,原因無非只有這麼幾種,要不就是他懼怕城內大戶們又重新串聯起來;要不就是他怕城外有官兵到來,他必須在官兵到來之前,徹底拿下安邑;如果不是心虛至極,想必張獻忠必不會如此。」

    「嗯,秦將軍,你說的很好,很有道理。那接下來,你覺得我軍應該如何應戰呢?」

    「這…屬下還沒想好。」

    「將軍屬下有一個想法,不知當講不當講?」,一直在旁邊傾聽的李鑒,突然插口道。他作為坐地虎的降人,自然也想在新上司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

    只不過剛剛被秦羽明給搶先了,自己作為一個後來人也不好意思跟老人搶風頭,只能百爪撓心般等着秦羽明慢慢說完。

    待聽到秦羽明說自己暫時也沒有什麼好辦法之時,李鑒立馬插嘴道。

    「李將軍有什麼話,你可以直接說。這是軍議,我裴家軍沒有那麼多臭規矩。不管說的對與否,所有人都可以暢所欲言,並且言者無罪。」劉知足微笑着看着李鑒,眼神中充滿了鼓勵之色。

    李鑒看到劉知足的眼神,內心大受鼓舞,道:「謝將軍,卑職的計策其實也是建立在秦將軍的分析之上的。正如剛剛秦將軍所說,那張獻忠內心肯定是在懼怕,那我們正好就利用他這個心理,從而對他實施打擊。」

    「哦?說說細節,如何利用?又如何打擊?」

    「是,將軍。張獻忠此行是從陝西戰敗,狼狽逃竄到山西,那麼他內心中最懼怕的人,肯定就是官軍了。如果此時有一隊官兵去解救安邑,那麼,張獻忠會做出怎樣的安排呢?」

    說到這兒,李鑒眼睛暗中撇到劉知足,見後者正在用心傾聽自己所言,心中有些感激,接着道:「卑職以為,這取決於救援安邑官兵的規模。如果救援安邑官兵的兵力眾多,那麼,張獻忠極有可能據城而守,然後再伺機逃亡。

    而相反的,如果救援安邑官兵的兵力不多,讓他有一戰而勝的錯覺,這樣的話,卑職以為,以張獻忠往日的做派,張獻忠必將調集大軍,以雷霆之勢先擊敗官軍,解決心腹大患之後,再圖其他。而卑職的這個計策正在於此。」

    「將軍請看。」說着,李鑒站起身來,走到劉知足身前的桌子旁,以杯為城,以筆為河,以紙團為軍,比劃道:「如果張獻忠的大軍,出安邑前去圍攻救援的官兵的話,那麼整個安邑將會成為一座空城。

    此時,如果我們利用我軍人數占優的優勢,兵分兩路。一路派兵直接占領了安邑,如此,當張獻忠得知老巢已失,其必定全軍大亂無心再戰。以流寇的做派,他們必定會丟棄『官兵』,從而直接選擇逃亡他處。

    而另一路,則可以在張獻忠敗逃的必經之地設伏,如果一旦能夠攔住張獻忠的話,那麼必可以全殲張獻忠所部,從而大獲全勝。」

    劉知足順着李鑒的比劃看去,那被比做安邑的杯子,仿佛就像那安邑城一樣近在自己眼前,宛如看到兩軍交戰,張獻忠敗潰的情形,當即拍案而起,道:「好。此計大善,如果此戰成功,汝當為

類似:
大家在看

大宋桃花使

一劍落英

三國小兵之霸途

一級煙槍王

大清隱龍

心淨

三國之最風流

趙子曰

不滅武尊

梁家三少

重生南非當警察

鯰魚頭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088s 1.984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