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    不出所料,耶律大悲奴所部在途中被宋軍伏擊。七色字小說網 www.qisezi.com

    四萬多宋軍先是穿插,然後分割包圍,逐一殲滅。耶律大悲奴率領的兩萬兵馬,不過三個時辰,就損失殆盡,最後帶着殘部兩千餘人,拼死逃命,終於逃回了遼州城。

    此戰後,遼軍方面收縮兵力,固守通、咸、銀、遼、沉州和遼陽這幾座要城,宋軍在西邊的渭、壕州一帶徘回,伺機而動。

    大家都在等待着,一方等待自己援軍不斷增加,等待勝利的天平向己方傾斜;一方在耐心地等待着,等到着對方露出弱點,然後發起致命一擊。

    東京道顯州,是錦州到遼州的要道。

    這一天,一隊蜿蜒數十里的隊伍,自西向東,徐徐行走在顯州城外的大道上。這支隊伍大約有三四萬人,裡面只有五分之一騎着馬,有騎兵,也有軍官。其餘的都是用腳板走路的步軍。

    中間混雜着四五千輛馬車,上面堆積着從南京、西京各州縣徵發來的糧草和軍資。

    李四、張五、王六是隊伍里的三人。他們屬於南京道薊州漢軍,都是從薊州玉田縣簽發出來的,同一個村子。所以入了軍,就抱團在一起。

    「直娘賊的!這遼陽府到底還有多遠了,走了他娘的半個月,還沒到頭。」張五抱怨道。

    「知足吧,前兩年隔壁村的丁家大哥,簽發去了黃龍府,足足走了兩個多月,差點死在路上。」王六撇着嘴說道。

    「你們說,簽我們去遼陽幹什麼?打仗?東北不是被平定了嗎?怎麼又要打仗?」李四不解地問道。

    「誰知道啊,這世道,什麼時候能安寧下來?」張五很喪氣地答道。

    「聽說是宋國兵馬打過來了!」王六神神叨叨地說道。

    「胡扯!宋國在南邊,怎麼可能打到東北去了?難不成他們鳧水游過大海去的?休想蒙我!」張五有些激動,表示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哈哈,你還真是孤...孤...那個什麼寡聞。我跟你說,我前些日子去玉田縣城挑大糞,聽街上算卦的劉瞎子說了一嘴。說宋國報紙上都登了,宋國已經平定漠北草原,收為什麼玄武旗...我當時不明白漠北在哪裡,隨口問了一句,他說在上京和東京的邊上。」

    王六的話剛落音,李四一拍大腿說道:「可不是啊。這麼一說,就對了。可宋國人是怎麼跑到漠北去了的?中間不是還有我們遼國嗎?」

    張五可能是因為自己猜錯了,對這件事失去了興趣,嘴裡發着牢騷:「我管它去哪裡打仗,管它打誰,就是不要耽誤我們秋收。你們說,我們村子裡,這幾年跑了多少人走。現在剩下的人,也不過十幾個青壯,這次一傢伙被簽發了大半。」

    「再過兩三個月,就要開始忙秋收了。我們要是回不去,家裡老的老,小的小,全是婦孺,怎麼搞?可朝廷的賦稅,地主家的租子,卻一粒都不會少。」

    聽張五說到這裡,王六像是想起什麼來,低聲抱怨道:「要是知道這樣,前兩年跟着一起往南邊跑就好。聽說跑到南邊的人,都分了地,還給了房子住,過上好日子。」

    張五不屑地鼻子一哼,「少聽人胡說八道。滿天下有這麼好的朝廷嗎?又給你分地,又給你安置房子住,比你爹娘還用心,那還是官府嗎!盡胡扯,你們說說,自古到今,有哪個皇帝老兒能這樣...」

    「再說了,跑南邊去有什麼用?遼國強,宋國弱,百年來一直如此。萬一打起來,遼軍南下,那些跑到宋國去的鄉親們,不得還要被搶一回。到那時,家破人

破賊校尉其他小說:大順小吏  
類似:
大家在看

女子監獄風雲

總經理秘書

王的女人誰敢動

拈花惹笑

逍遙兵王

暗夜行走

垂釣之神

會狼叫的豬

你最好是

一枚紐扣

獨步成仙

搞個錘子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095s 1.984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