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廣告1    「轟!」

    恐怖的神光撕碎了冥河的法天象地神通,將他萬里高大的身軀徹底碾死,抹掉了其中的神力,打亂了其中的一切有序構架。筆硯閣 m.biyange.net

    萬里冥河之軀崩塌,化作一汪洋一般的血水,傾瀉而下。

    呲鐵通紅的眼眸中,閃爍着妖異的神光,他持着神斧,仔細打量着每一滴血水,眼神晦暗莫名。

    呲鐵知道,單從強弱上比較,自己無疑已經輸了,純粹的肉體對拼,冥河以三尺之軀對抗自己的法天象地,而當冥河使出法天象地的時候,自己則完全不是對手,徹底被壓着打。

    所以他呲鐵不管不顧,率先施展完全狀態,神通盡數開啟,解開自我束縛,舒展大羅意志,運轉大羅道果,演繹無上偉力,接着在冥河都來不及反應之前,悍然間催動先天靈寶,攻破冥河的法天象地神通的防禦。

    眼下,他必須要找出冥河的先天不滅靈光,這才能夠占據主導。

    不然,就以冥河剛剛展現出來的潛力,一道對方解開自我束縛,完全舒展大羅威能,自己只怕會輸得很慘。

    雖說從呲鐵信任帝俊,知道帝俊天帝不會讓自己失敗,但是冥河給他帶來的壓力太大了,這讓他在這樣恐怖的壓力當面下,完全顧不上什麼道義了。

    而且,呲鐵內心深處,不是沒有想過,可以通過這一手,陰一次冥河,通過狀態差,徹底將其擊敗,讓自己能夠不通過天帝的幫助,就取得對冥河的勝利。

    那樣一來,他呲鐵妖帥必定會在洪荒之中,名聲大振。

    可惜,在呲鐵星辰一般巨大的眸子注視之下,冥河神軀所化的血水,完全灑入下方血海中,整個過程中,愣是沒有絲毫的先天不滅靈光的影子。

    呲鐵頓時臉色漆黑。

    ……

    「這冥河,果然是有些本事。」帝俊笑呵呵地說道,看向葉昂,問道:「伏羲妖皇覺得如何?」

    葉昂看向女媧:「娘娘你看?」

    女媧淡淡說道:「冥河乃是先天神聖,此乃他先天跟腳特性所致,血海不枯,冥河不死。」

    鯤鵬臉色臭臭的,對冥河那是好感缺缺,「血海乃是洪荒幽冥水元一環,牽涉太大,誰敢讓血海乾枯。」

    是這麼個道理,就連葉昂都微微頷首,想要讓血海乾枯,不是真的做不到,譬如說讓周天星神起陣周天星斗大陣,直接開赴血海,相信幾個元會下來,絕對能夠將血海破滅,甚至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都行。

    而且就目前來說,冥河尚且不能完全將血海權能運轉,畢竟他連太初境界都沒有跨入,尚未立起血海之神,這種情況下,他葉昂和鴻鈞,都可以有手段將血海乾枯。

    但是這樣一來,將會影響洪荒幽冥體系,造成巨大的後患,到時候還不是他個鴻鈞自個兒修理。

    所以沒必要啊。

    「冥河出來了。」太一忽然淡淡地說了一句,大家聞言,紛紛看去。

    只見血海之上,無盡血浪翻騰,一尊白衣少年神聖,傲然立於虛空,背上是兩柄先天殺伐之劍,然而殺機內斂,看上去一派風光霽月。

    只見冥河笑眯眯地看着呲鐵,輕笑道:「我說呲鐵妖帥,你我無冤無仇的,幹嘛如此趕盡殺絕,真想把我冥河鎮壓在這裡不成。」

    呲鐵看他笑眯眯的模樣,心中緩緩清醒了不少,這才想起冥河是來演戲的,頓時心中的警惕和敵意散去不少,他腦瓜子一轉,忽然如同福至心靈一般有所明悟,當即說道:「哼,冥河,你這傢伙,要不是仗着跟

類似:愛情是門必修課,你要不學就輸了 仙途之諸王爭霸 等一下,我詭老公呢 成魔路 上古神秘九族 
大家在看

斗羅之開局一條魚

大個兒玉扳指

斗羅之山居劍意

西湖黃燜雞

從斗羅開始獵殺主角

影子寫小說

斗羅之金銀龍神

智慧小白虎

斗羅大陸之血與劍

太空茄子

斗羅之皇龍驚世

風行雲亦行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885s 3.254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