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少爺的性命無礙了,不過這道疤怕是要留下了...」醫師替江濤縫合傷口,淡淡的說道。

    「多謝醫師。」江雄感激的對醫師說道。

    「若是不是這位少俠替江少爺護住傷口,江少爺的血恐怕早已流盡,將軍要謝的人,應該是這位少俠。」醫師十分謙虛,將首功交給子宇。

    江雄看向子宇,面色十分尷尬。

    「叔父,大俠不是壞人,前兩日若不是他,王嫂家的小丫頭早就死於非命了。」江濤臉色蒼白,虛弱至極。

    「國主和殷公帶着大小姐去轟磷洞了,也需大俠你運氣好,還能見大小姐最後一面。」江濤繼續說道。

    「什麼?最後一面?你們城主究竟要讓雨柔做什麼?」自責、彷徨,原以為將夢送回父親身邊是對她最好的結果,卻未想到事情竟變成這番模樣。

    「大小姐確是國主的女兒,只是樞陽城被那怪物荼毒二十年,國主出於無奈,只得依靠大小姐體內的室女之血驅趕那怪物,只是那怪物貪得無厭,此次大小姐恐怕凶多吉少。」雖說姜雨柔回樞陽城沒有幾日,但作為樞陽城的祭品,樞陽城中人的心中對她多了一份敬重之心。

    「貪得無厭,倒是符合你的心性,小傢伙,我來找你了。」殤戲謔一笑,一道黑影向樞陽城南部飛去。

    「英雄,我年少時常在樞陽南部遊玩,轟磷洞我十分熟悉。」江濤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那就有勞了。」子宇對眼前這個男子的感官極好,只因他是在下山時唯一對自己友善之人。

    「濤兒,你的傷...」江雄甚是顧忌,轟磷洞在樞陽南部千里之外,江濤身子好時他還能放心讓他前去,如今他失血過多,若是貿然趕路恐怕會讓傷勢加重。

    「沒事,我有棪鷹,令公子只需在高空幫我確認地方即可。」子宇為了使江雄放心,將手中木盒放置在地,一頭熾紅色的木鷹出現在眾人面前。

    江濤站起身子,慢慢走向巨鷹,雙手不斷撫摸着棪鷹,感嘆着它的鬼斧神工。

    「事不宜遲,咱們儘快上路吧。」子宇難掩心中焦急的心情,對江濤說道,江濤輕嗯一聲,隨子宇坐上棪鷹。

    隨着棪鷹的爬升城主府越變越小,旋即不見。

    「大俠,穿過前面那片森林便是轟磷洞了,那怪物就在那轟磷洞內。」棪鷹下方正是一片鬱鬱蔥蔥的的樹林,樹木的色澤呈深綠色。子宇看向江濤手指方向,那森林後方竟是一大片荒漠。荒漠之中有一處山洞,那就是江濤口中的轟磷洞。

    「那轟磷洞本是我樞陽城產出赤金所在,聽叔父說二十年前有一隻怪物從天而降,霸占了樞陽城的赤金礦脈。」江濤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憂傷,子宇此時無暇顧及其他,心中只是念着雨柔。

    棪鷹慢慢降落,剛到洞口,就聽到洞內傳來激鬥聲,子宇心中大急,讓江濤在洞外等候。

    洞內一個女孩被一道黑色光幕圍繞其中,臉色蒼白。一道黑色身影手持黑刃,護在女孩面前。

    「閣下到底是什麼人?我樞陽城與閣下素無冤讎,為何要壞我樞陽城的大事?」一名威嚴的男子上前一步,正是樞陽國主姜桓。

    「你們樞陽國的事情我不想管,只是這個女孩,你們碰不得。」殤輕笑一聲,黑刃向前徑朝姜桓刺去。

    姜桓身後六人護主心切,紛紛祭出手中兵器護在姜桓身前。黑刃劈下,六把兵器齊出,只見黑刃劍鋒崩開六把兵器,徑直朝姜桓身上劈下。

    「吼」恰在此時從轟磷洞深處傳來一陣怒吼,吼聲似是極為痛苦。

    殤聞到此妖獸的狂怒聲,收起黑刃不由自主的朝轟磷

類似:重生美漫開寶箱 皇子請三思 我真的不用靠顏值 嬌妻難撩:公主,臣服 仙妻飄飄 
大家在看

傲視秋霜

傲霜陌漓

南宋風煙路

林阡

仙符永享

宅女日記

為龍之道

君子如龍

仙帝大道

陌武

紅羅血影

文邪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089s 1.982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