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亭山,主峰。

    一柄寬厚的劍鞘落在堂亭宗大殿外,一名冷冽的男子身負一人,往殿內走去。

    「天傲師兄,大殿之內不得...」守殿的師弟見是天傲,但又怕破壞了宗內的規矩,提醒道。

    「今天我來替他,討個公道。」天傲雙腳盤起,將那男子抱在胸前。

    「師弟,咱們回到堂亭宗了。」天傲似乎怕吵到天青,低聲的喚道。

    「這是天青師兄,快去稟報掌門。」守殿的師弟一見是天青的屍身,趕忙向內殿跑去。

    「大哥,我叫天青,你叫什麼....」

    「師兄,以後咱們就是師兄弟了,你有什麼事情儘管跟我說...」

    「師兄,你整天愁眉苦臉的做什麼?有什麼事情儘管跟我說,我幫你...」

    「師兄,明天你就要閉關了,等出關之後我一定給你個驚喜...」

    「天青,天青...」往事浮現在天傲面前,冷冽的臉龐竟然落下淚來。

    「天傲,你將這棄徒帶到主殿之上意欲何為,莫非你以為你是化天境就可以再宗內肆意妄為?你當我們這些老傢伙都死了嗎?」說話之人鶴髮童顏,道骨仙風,但是說話陰冷,讓人極不舒服。

    「棄徒?他什麼時候成了棄徒?今天我帶他到這裡來就是要你們這些長老們給一個交代,究竟為什麼要將他逐出堂亭宗。」天傲話音冷冽,憤恨的看着那人。

    「天青不遵師命,強行將魔劍帶入宗內,光這一條還不夠把他逐出師門嗎?天傲,我好歹也是堂亭宗的戒律長老,你雖是天字輩第一人,但堂亭宗也有堂亭宗的規矩,來人,把這棄徒的身體,扔下山去。」玄音道人捂着鼻子,不屑的看着天青的屍身,對守殿弟子說道。守殿弟子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玄音,做事情休要太過了。」天傲冷冷盯着那人,毫不客氣的說道。

    「天傲,你好大的膽子,竟敢直呼師長名諱,你師傅就是這樣教你尊重師長的?」玄音道人譏諷道。

    「我師傅怎麼教我的,關你何事?你雖是戒律長老,但在我眼中也算不得什麼,你若再多說一句,小心我對你不客氣。」天傲本就不善言辭,對他來說,實力就是一切。

    「難不成你還想與我動手不成?你要是敢動我一下,就算是你師傅,也保不得你。」玄音量天傲不敢動手,冷眼說道。

    「噌...」

    一把骨劍穿過玄音道人的臉龐,刺在主座邊上的木樑山。

    「再囉嗦,下一劍就刺過你的心口,玄音師叔,我天傲為人你也知道,莫非你真當我天傲殺不得你嗎?」天傲的話語,引得骨劍一陣顫抖,玄音知道,若他再多話,下一劍便會刺向他。

    「夠了...」只見一人身背劍匣,從後堂走出,骨劍在其手中頓時安分下來。

    「師傅...」天傲到那人,跪地施禮。

    「玄風師兄倒是好家教,弟子對師長不敬,對您這個師長,可是尊重的很吶。」玄音道人冷笑。

    「玄音,你給我閉嘴,這是我們的家事,輪不到你來摻和。」玄風道人臉色一沉,眾人只覺得周遭一寒,玄音道人見狀,自然乖乖閉上了嘴巴。

    「師傅,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天傲此時哪兒還有天字輩第一人的氣勢,猶如一個失去摯友的普通人一般,痛哭流涕。

    「你先起身,天青當日決定離開堂亭宗,是他自己的決定,與他人無關。」玄風看了天青屍身一眼,長嘆一口氣,慢慢的說道。

    「無關?師傅說的倒是輕巧,當日若不是玄音搗鬼,掌門又豈會聽他的話將天青逐

類似:皇子請三思 重生:我的1990 重生美漫開寶箱 九叔的修道之路 
大家在看

仙魔同修

流浪

贗太子

荊柯守

魔門敗類

驚濤駭浪

九鼎記

我吃西紅柿

狂神魔尊

七月雪仙人

仙籌

凌步亂

今日推薦

語言選擇
0.0087s 1.9829MB